20170915 来瑞士的第一个月

太久没有码字,都已经不记得写字的乐趣了。

对我来说码字不是一个追求艺术的过程,我所有学科里最差的是语文,语文里最差的是作文。这么多年了,也写过不少东西,就是提高不了自己的作文水平,想来想去唯一的解释就是自己没这个天赋。想清楚这点以后,我就更加肆无忌惮的写流水帐了。

离上次写日记不知道多久了,生活也算是有不少变化,最重要的,就是来到了苏黎世。

其实换到另外一个国家工作生活,成本是很高的。人们都喜欢呆在舒服的环境里,你熟悉的一切,朋友,餐馆,公园,时间长了都会成为你生活的一部分。据说一个人能同时维持的朋友数量大概是200多,那么我想,你能熟悉的记得菜谱的餐馆,记得最佳散步路线的公园,记得某个时段人最少的电影院,也可能都是有限的

这本没什么需要感觉遗憾的,知道有人说了,要改变,要把自己放在不舒适的环境,这样才能进步。好,在有些事情上,这的确是对的,因为你对旧的事物的习惯已经影响到了你对新事物的接受能力,进而影响到了你的生活水平。可是对很多事情来说,改变的成本很高。

换一个城市生活,甚至换一个国家生活,意味着你不得不舍弃原先习以为常的便利和习惯,去培养,适应新的环境。你需要交新的朋友,一边需要找到志同道合的人,一方面又会担心想要维持以前的友谊;你需要找新的消遣,一边搜一边试;你需要适应新的工作,一边努力学习想早点做出贡献,一边又想尽快融入新的团队;你也许还要学习新的语言,处理各种繁琐的水电网交通住宿的手续,搬家买家具组装家具,找到周围最便宜的那个超市,,,

所以为什么还有那么多人要换国家换城市呢?

大抵只有两个答案:有的人是为了离开,有的人是为了更好的回来。

在安徽待了18年,在成都待了2年半,在台湾待了半年,在法国西边的布雷斯特待了3年,在巴黎待了3年,现在又到了苏黎世。我每次离开的原因不尽相同,决定去成都上大学,是因为本地没有好的学校,北京上海的好学校又成绩一般去不了;去台湾是为了拓宽眼界,虽然大部分时间都在玩;来到布雷斯特是因为不想考研也不想学GRE但是却想出国;来到巴黎是为了积累工作经验还有丰富的生活;而来到苏黎世,是为了职业的发展。

虽然都是换另一个城市生活,没次的理由都不尽相同,但是我感觉到最真切的,是每次改变需要的勇气越来越多。求学时期的我们很自由,大多数人没有生活的压力,但是当工作以后,生活的轨迹渐渐固定下来。举个例子,上学的时候就好像登山前的训练,每天重复着类似的训练,你之后去登哪座山并不重要。而开始工作就好象离开营地去登山,虽然视线里山还很远,但是你前面有之前登山者的足迹,背后也有跃跃欲试准备超越你的喘息。开始的时候每一步很艰难,但是你一旦适应了那个节奏,一步一步的,始终会离山顶更近。

好了这时候,你突然决定换个山攀登。

大多数人并不会在乎你,毕竟你只是和他们一起登山的众多人之一了,少了你他们照样继续。而你呢,要下定决心离开,还要准备离开的每一步,还要融入新的登山队伍里,习惯新的节奏和团队。

这个过程本身其实并不困难,我相信大部分人都能找到另一个城市的工作,也能负担更换城市的直接经济负担。最难的在我看来是下定决心的过程,决心去改变,去面对未知的生活,承担改变的风险。所以我一直很羡慕那些工作了以后还有决心改变的人,特别是在原先的环境已经不错的时候。

其实来瑞士这一个月觉得过得非常慢,因为工作和生活上的事情都非常多,说到底我也就换过一次国家,完全不记得有这么多麻烦的手续要办和新东西要学习适应了。有不少惊喜,也有不少要吐槽的,这些以后再说。

新的起点,我给自己定了三个目标,减肥练琴学语言。其实做着三件事都一样,就是锻炼自己的坚持力。离18岁越来越远,也越发感到发自内心的惰性。一天24小时,7小时在睡觉,8小时在工作,3小时在吃喝拉撒洗漱通勤,剩下6个小时。倘若再除去购物,旅游,发呆的时间,估计就只剩下4个小时了。这4个小时可以让你看三部电影,或者两部综艺,或者玩几局游戏,时间刷刷的就过去了。最讨厌的是在这样消费时间过后,内心还得感觉到一股内疚感,觉得自己的一天又这么过去了。左肩上的小人说你看你今天又没做正事,说好的目标呢你不觉得愧疚吗,右肩上的小人说没事今天上班一天好累了,休息好了才能更好的奋斗,洗洗睡,明天有空再说吧。

知道什么是对的,告诉自己什么是对的,去做什么是对的,坚持做什么是对的,这些是完全不同的。我庆幸自己能坚持做到一些事,也会经常懊恼为什么之前决定做的事情没有做到。换到一个新的环境也许是一个改变的好机会,虽然我也不知道哪个肩膀上的小人会赢。

发表评论

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。